崇山急水论英雄(图)
已阅读:6912次    发布时间:2010-05-31 09:24:00          

崇山急水论英雄

——记院兰渝铁路配合施工指挥部

“尝闻蜀境风光好,群峰叠翠水清柔。山路崎岖循天去,川歌婉转入心头。物华天宝世罕有,人杰地灵独一秀。造化钟情赐璀璨,万户安居乐无忧。”

新建兰渝铁路就穿行于这片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灵秀之地。

  这条早在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中,就被列为“中国铁路系统中最重要者”,终于在80多年后的今天开始圆梦。作为这圆梦之旅中最为重要的角色之一,无论是前期的勘察设计,还是目前正在进行中的配合施工工作,我院技术人员始终用他们的专业与敬业,在这片艰难险峻的崇山急水之间,书写着一院人的责任、荣耀和使命。

打通甘川渝交通大动脉

  20092月,兰渝铁路正式开工建设,几万人的施工队伍浩浩汤汤地开进了这片悠远沉寂的土地,开始了一场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铁路大会战。

  新建兰渝铁路的开工建设彻底打破了大山的宁静。营地在白龙江畔扎下,“战场”在蜀山之间排开……

  兰渝铁路北起甘肃省兰州市,过陇南向东经四川广元到南充分线最终抵达重庆市,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联接西北和西南地区的骨干铁路,也是我院勘察设计的地质地形条件最为复杂的山区铁路之一。

  兰渝铁路正线全长818.71公里,设计时速为200公里。我院作为项目的总体设计单位,承担着兰州至广元段493.04公里的勘察设计及配合施工任务。兰渝线设计总工程师黄彦彬告诉记者,我院负责的这一区段山大沟深,路况艰难,可以称得上是全线最为复杂的区域。该区域内铁路设计桥隧总长度达到了425公里,比例高达86.23%,其中长于10公里的隧道就有9座,最长的西秦岭隧道长度为28.234公里,是目前国内在建的第二长隧,也是采用TBM进行施工的国内最长隧道。

  

  青藏铁路纵横高原,被誉为“天路”,兰渝铁路则隐身山林之间,堪称“丛林地铁”。线路所经区段不但穿越了青藏高原、秦岭山地、四川盆地,还要经过在“5.12汶川大地震”中造成巨大破坏的龙门山断裂带,其中兰州至广元段就要经过9条大的断裂带,地质条件极为复杂,因此兰渝铁路也被誉为是中国铁路网上的“三峡工程”。

  自从兰渝铁路勘测工作启动以来,我院在这条线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花费了巨大的心血。早在勘测设计开始之初,院就确立了地质选线的原则,派遣精兵强将奔赴现场开展相关工作。副院长蔡西阳、中国工程院院士梁文灏带领的专家组曾多次赴现场实地踏勘、研究指导技术方案。院、处两级副总工程师带领我院技术人员在交通条件极其恶劣、地质情况极为复杂的区域内进行了大量艰苦的调查研究,将兰渝线方案研究的全面、透彻,不但大量节省了工程投资,还经受住了“5.12大地震”的严峻考验,确保项目得以顺利地向前推进。

  兰渝铁路设计建设工期6年,建成后,它将与渝黔、贵广线相连,形成兰州至广州的南北铁路大干线,将成为与京广线、京沪线并列的三条南北铁路大动脉之一。它将跨越巍巍秦岭,穿梭川蜀大地,伴随着白龙江,打通蜀道天险直达重庆,极大地改善沿线地区交通运输条件,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成为一条跨省越市的快捷黄金通道。

配合施工:任重而道远

由于前期勘察设计工作细致扎实,兰渝铁路按照原定计划顺利地迈入了开工阶段。接下来要面对的,就将是整个勘测设计流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配合施工工作的全面展开。

  自20089月全线控制性工程——西秦岭隧道先期开工之后,由桥隧处副总工程师杨木高、隧道高级工程师司剑钧等人组成的配合施工队就先期进驻现场,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辛的项目配合施工工作。次年2月,兰渝线全面开工,以副院长蔡西阳任总指挥长的兰渝铁路配合施工总指挥部挑选各专业骨干技术人员,迅速投入到配合施工工作之中,并在陇南、岷县、榆中、兰州等地设立分指挥部,全力展开配合施工工作,在兼顾出图的繁重任务前提下对施工过程进行全方位技术指导,为打造精品兰渝铁路把好技术保障关。

  为了全力以赴做好兰渝线配合施工工作,以梁文灏院士为首的专家组已先后三次深入全线进行现场办公和设计文件回访,副院长蔡西阳及院分管副总也多次带队深入现场解决急难问题。各配合施工分指挥部在兼顾出图的繁重任务下,随时深入现场解决问题,为工程建设的顺利推进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然而,在这样一条可以与青藏线难度相媲美的铁路线上,要想将配合施工工作做得细致到位,每个人肩上都挑着一份沉甸甸的担子。在茫茫大山深处,滔滔江水岸边,都印刻着他们敬业奉献的动人故事。

  

向大山深处进军

2010111,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迅速席卷了甘肃大部地区。位于祖国西部的这片悠远沉寂的黄土地,一时间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迎着料峭的寒风,记者跟随院兰渝铁路配合施工指挥部一行9人从兰州出发,沿渭源、岷县、宕昌、陇南直至四川广元。由我院勘察设计的兰渝铁路兰州至广元段就穿行于此间的崇山急水之间。大山峨峨,流水湍湍!

  算起来,这已经是我院兰渝铁路配合施工指挥部自开工以来第20次进行全线巡查了。早在出发之前,常务副指挥长刘秉春就预先给记者打了一剂“强心针”:“沿途的路况非常艰难,你可得做好吃苦头的准备”。其实,对于兰渝线的“难”和“险”,之前就已经有所耳闻,却一直没有机会亲身体验。带着对这条传说中可以与“天路”难度相媲美的铁路线的遐想,我们开始了沿线巡视的又一次难忘征程。

  “黄鹤之飞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在古人的诗句中,蜀道就曾被描述为难以逾越的天堑,亲历蜀道,感受也就更为真实。

  汽车从兰州出发,向南疾驰而去。由于兰渝铁路穿越崇山峻岭,施工地点基本上也都位于远离公路的山川之间。这样一来,如果想要进工点查看,就必须要借助山间便道。站在国道上向下看去,原本近在咫尺的工点,往往可能要绕行很长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一整天下来,大部分时间就这样耗在了路上,严重影响工作效率。因此,大家就只能起早贪黑,尽量在有限的时间里多看几个工点。每当走在这样的便道上,越野车就像是在跳舞一般,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常务副指挥长刘秉春有句名言:“我们的汽车在其他地方都是静音的,可是一上兰渝现场,立马就被调成了震动的”。这句诙谐幽默的描述被大家奉为经典,用来调侃兰渝线甘肃境内部分地区那令人抓狂的道路交通情况。

  其实,这样的“抓狂”大家早都已经习惯。有趣的是,从岷县到陇南相距仅百余公里,但高差和气候上却变化巨大。线路经过的木寨岭高程最高为2800多米,陇南站位高程为1030,两者高差达到近1800;岷县为高寒阴冷的高山气候,陇南却是北亚热带湿润气候。副院长蔡西阳对此也有一句很形象的比喻:“在外勘察时通常是一天经四季,温差巨大令队员们感冒频发,高差巨大使人呼吸困难,大家常常错把漳县的大草滩当成了青藏线的西大滩,岷县的麻子川当成了青藏高原的风火山。”兰渝线配合施工中需要面对的挑战,由此可见一斑。

有一种感动叫奉献

环境的艰难和工作量巨大自是不用言说,单是沿途恶劣的交通情况,就足够让人头疼的了。

  对于这里的交通状况,司机师傅们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由于兰渝线所经地区原本道路交通条件差,再加上灾后重建、铁路施工等影响,原本逼仄拥堵的山间道路,负荷顿时成几何倍地增加,让很多“久经沙场”的老司机们吃了不少苦头。

  113日晚,巡查组一行到达了陇南指挥部驻地,连续马不停蹄地跑了三天,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晚了。

  说起在兰渝线的工作经历,司机方健锋感触颇深:“来兰渝线配合施工快一年了,基本上天天都泡在工地。指挥部的五位司机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在一起聚聚,今天算是聚的最全的一次,就这还缺了岷县指挥部的张维安师傅。

  在陇南指挥部驻地,记者见到了司机邱端生。这个率真的中年汉子正坐在电脑前跟妻子视频聊天。十天前,他的小女儿刚刚出生,老邱只在家陪了一周时间,就急匆匆地赶回驻地,因为现场这边实在是太忙了。现如今,每天晚上从工地回来,跟妻子在网上视频聊天,便成了老邱业余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事儿。“当了26年司机,配合施工也干了很多年,兰渝线是我干过最辛苦的一条线”。谈起在兰渝线遇到的一些惊险的事儿,邱师傅至今还心有余悸。有一次邱师傅开着车带着技术人员去工地,返程时正好下起了雨,被汽车压得坑坑洼洼的土路顿时变得泥泞不堪。在一个“胳膊肘弯”处,汽车发生了打滑,而路的一旁是峭壁,另一旁就是深不见底的嘉陵江支流,此时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严重后果。凭借着多年的开车经验,邱师傅慢慢地把车紧紧贴着峭壁往下走,终于化险为夷。那次大家可真是吓得不轻,安全下去以后,感觉自己就像是重新捡回一条命来。打那之后,邱师傅也总结出了一句名言:“在兰渝线配合施工,宁可上山吃草,也绝不能下河洗澡”。还把这句话作为安全注意事项之一,向大家广而告之。

  司机张明自从参加兰渝线配合施工以来,也有好几个月都没有回家了。上个月出差路过宝鸡回家,由于很长时间都没见到爸爸,两岁多的儿子见了他居然都怯生生的。

  在兰渝线,六标段可以称得上是最让人闹心的地段了。在兰渝线流传着一句顺口溜:“这里晴天时是扬灰路,一下雨就变成了水泥路”,在六标范围内,从陇南到洛塘90多公里的距离中,道路交通不但兼顾以上特点,两岸壁立千仞,更是险绝到了家,随时都有可能从山上滚落的“天外来石”也让人提心吊胆。曾经就有施工单位的车辆被落石击中过,遭受了不小的损失。每次去六标查看现场,无论是对人员还是车辆,都绝对算得上是一次艰难挑战。

  一直重任在肩的郭建新师傅,在兰渝线专门负责跑六标,可谓是千锤百炼了。他驾驶的丰田沙漠王越野车之前在襄渝线配合了4年,没出过啥毛病。调到兰渝线才跑了一趟,汽车轴头就往外冒油,轮胎磨损严重,刹车片也完全报废。由于道路不畅,从陇南到姚渡直线只有短短150公里,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越野车通常要走将近6个小时。就这样,郭师傅上个月六标的单月行驶记录是12000公里,这在院兰渝指挥部内部一度被传为佳话。说起这事儿,憨厚的郭师傅笑言:“创造这个记录的滋味可是真难受,每天在山路上这么跑,右脚踩油门都踩肿了,每天回到驻地两腿都是僵硬的,连路都不会走了。”

  谈起这里的交通情况,陇南分指指挥长杨木高感同身受。自从西秦岭隧道开工以来,他就一直呆在现场配合施工。杨木高告诉记者:“在兰渝线配合施工,最困难的要数沿途的道路交通了。现在我们的汽车算是吃到‘细粮’了,以前基本都是天天吃‘粗粮’。尤其是雨季,来往的重车把道路压得破败不堪,一下雨道路就翻浆,越野车就像在泥浆中游荡的小船,那样的路估计只有坦克车才可以顺利通过”。

  谈起指挥部的技术人员,常务副指挥长刘秉春说他很为有这样的团队感到骄傲:“自兰渝配合施工指挥部进驻现场以来,大家基本上天天泡在工地,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却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副指挥长黄彦彬、杨木高,分指挥长任诚敏、高翰青、刘国庆等人在兼顾各专业出图任务的同时,积极主动配合,各项工作扎实有效,受到业主和施工单位的积极认可。隧道工程师司剑钧,地质工程师王建军、周泉、夏万云等几位常驻现场的技术人员也都十分敬业,只要现场哪里有问题,他们总是能在第一时间赶去处理。小夏去年“五一”回家结婚,三天后就返回工地。小周也是一直把婚期从去年年初拖到了国庆节,结婚后在家没呆几天就又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当中。刘秉春告诉记者,随着下半年其他工点的陆续开工建设,整个兰渝线开工工点将增加至500多个,比目前在建工点数目增加了将近一倍。对于已经严重超劳的我院配合施工人员而言,面临的挑战会越来越大。

316,当记者结束采访返回西安的时候,一个令人欣慰的好消息从兰渝现场传来,在2009年度兰渝线配合施工综合考核评比中,我院兰渝铁路配合施工指挥部再度排名第一。这个成绩的取得,对长期奋战在一线的我院配合施工人员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了。而此时,他们已经再度启程,在崇山急水之间开始了新一轮的沿线巡查。

关信息  
  以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西安软件及专业技术服务业提速城市经济 (2013年02月26日) 点击:[4988]
  电化处全力以赴绘万卷蓝图 (2012年07月23日) 点击:[4544]
  城建院打响新一轮出图攻坚战 (2012年07月23日) 点击:[4247]
  通号处迎来出图高峰 (2012年07月23日) 点击:[4076]
  勘测队向戈壁滩挺进(图) (2011年08月10日) 点击:[6713]
  冰天雪地战库格(图) (2011年02月18日) 点击:[11838]
  传承青藏尖兵精神 打造库格标兵队伍(图) (2011年01月12日) 点击:[7261]
  出图攻坚战犹酣(图) (2010年12月29日) 点击:[7252]
  为麦加轻轨“保驾护航” (2010年11月29日) 点击:[6677]
  绝地突击——阿尔金山大穿越(图) (2010年10月26日) 点击:[7039]

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2843号-1
中国.西安西影路2号 Tel:029-82365023 Fax:82365020 Zip:710043
邮箱地址:tyy@fsdi.com.cn  推荐分辨率:1024*768
网站技术支持:铁一院信息处

您当前位置: 首页>关于一院> 印象会战
站内新闻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