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老钻兄弟们(图)
已阅读:3615次    发布时间:2015-03-27 10:19:21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因工作调整,我回到了阔别20年的岩土事业部,重新和那些曾经并肩战斗、同吃一锅饭、同住一个帐篷的老钻兄弟们共同工作生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仍旧是那些工友,但常年在野外工作的风吹日晒和岁月沧桑镌刻在了每个人的脸庞上,大家的年龄也都快“奔五”了。以前的“小王”、“小张”也变成了“老王”、“老张”。

在铁设院说到钻探工的工作和生活,大家的脑海中会浮现:在钻机旁、与泥浆打交道、又脏又累,还有安全风险的工作场景。对这个工种,职工们都戏称为“老钻”。常听到老前辈们自嘲:用“远看像灾民,近看像逃荒的,仔细看才知道是勘探工人”的形容和比喻,虽然兴许有些夸张,但的确可以说明当一名钻探工人的艰辛和不易。常年出工在外,一年中出工最长时间达到三百多天,没有节假日,作业时三班倒,一个班结束后浑身都是泥和油,大家也想穿着干净的工作服,但实际条件不许可。

钻探工作说起来容易,看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就没有那么简单。老钻们常说:“有眼的干,没眼的活。”地底下的情况谁都不能打包票,碰到现场突发情况全凭技术和经验来解决问题,而不能照本宣科生搬硬套。除了在技校学的基本理论知识外,全靠自己钻探实际操作过程中的笃实学习和老师傅的口口相传,尤其在遇到烧钻、卡钻等情况时那就要考验“老钻”处理事故的能力和水平了。面对近些年钻探工艺的提升和新技术、新装备的不断更新,保持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态度尤为重要。比如使用复合片钻头替代传统的合金钻头大幅提升了生产功效,那都是老钻们长期实践总结出的经验和顿悟,这在教科书和规范中可没有讲解。

与老钻们一起工作时,你会感到很快乐。在特定区域集中作业时,和大家一起干活和劳动,你会觉得有使不完的力量和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及障碍。下钻、垫叉、提引器,起钻、卷扬、墩岩芯,小组人员配合默契一气呵成。尤其在钻机搬迁时,老钻们争先恐后嘴里喊着号子,人拉肩扛抬钻机的火热场景使你不由地也想参加到他们的行列中去。

小憩时,和老钻们一起神侃,那也是很惬意的一件事情。不管是天南海北的奇闻异事,还是工作当中碰到的心得体会,老钻们都会侃侃而谈、滔滔不绝、绵绵不断,让听者开怀大笑而消融了身体的疲惫和长期离家工作的思乡之情。

记得去年在库格线上,我被大家在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下攻坚克难、战天斗地的大无畏精神和意气风发的面貌感染和激励着。

2月初,在库格线台特玛湖特大桥水上钻探会战如火如荼时,帐篷驻地与工点相距五公里之遥,路途全为沼泽地和盐碱滩涂,人走在上面颤悠悠的。老钻们全凭肩扛背拉硬将钻机、发电机和钻杆等设备一步一步抬到孔位,为了节省时间抢进度,白天搬迁,晚上施钻。老钻们泡在沼泽地一干几个小时,浑身泥水,累得虚脱,脚都泡得发白脱皮。晚上作业时,远远望去,钻塔灯光闪烁,钻机轰鸣,构成了一幅决战决胜的感人画面。当见到院领导来到现场慰问时,虽然有喊苦有喊累的,但没有一个人懈怠,大家就图个理解,仅此而已。

也许“老钻”们很平凡,但在我心中,他们是可敬可爱的。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定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追求是那样的朴素和务实。

还是让我来说说新疆院岩土事业部的“老钻”们的故事吧。

原铁道部劳模、钻探技师刘全贝,一位具有丰富勘探实践经验和理论知识的老同志,一双布满老茧的有力大手和被紫外线照射得黝黑发红的脸庞是他的显著特征,无论在工作和生活中碰到任何困难和烦心事,他始终保持着豁达心态一笑了之,从没说过苦和难。但凡部里遇到高难度任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无论是地铁一号线的300米深孔勘察,还是阿尔金山的越岭隧道地质勘探都闪现着他忙碌而沉稳坚定的身影。每一次艰巨任务的受领,都是对他卓越技能和扎实作风的考验及认同。多年来,他对不同地层积极推广钻探新技术、新工艺,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并在实操中广泛应用。针对以往钻探工艺主要以无泵反循环、合金钻探为主的单一性,在库格线地勘中,他针对戈壁、荒漠、高山、滩涂和沼泽地形相间的实情反复研究思考,建议结合合金类、金刚石类、复合片类钻头的性质在各类地层区别使用,项目部通过采纳他的科学合理建议,无论在钻进尺度,还是在物料消耗都取得了成效,提高了生产效率。

这些年来,不论哪个机组在钻进中碰到卡钻、钻孔坍塌、钻机故障等困难,刘全贝总是无怨无悔地帮助大家分析问题迅速解决。尤其在水源孔和地质深孔的勘察工艺方面他属于行家里手,只要遇到问题和难点总会看到刘全贝出现在工地,堪称是岩土事业部的“智能机器人”。

103机组工长、中级钻探工、院优秀共产党员余大龙,是勘探部的一名资深老工长,大家尊称他为“拼命三郎”。自从当上这个基层“芝麻官”后,在他所参加的各项钻探项目中,为确保机组的正常运转和生产进度,几乎每天都奔波在工地,作业时要管理五台钻机和30余名员工。在人员缺乏的情况下,他一人担当了司机、工长和设备维修的大班三个职责。作为工长,他还要抽出时间不断学习院的财务核销制度和流程来保证开具的发票依法合规,从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今年2月,库格线台特玛湖特大桥的钻探任务下达后,他带领机组迅速赶赴现场施钻。在进行湖中水上钻探需要搭建平台最困难之时,是他第一个穿上雨裤跳进了齐腰深刺骨寒冷的水中,像一面光彩夺目的旗帜一样,成为职工身边的榜样,他用自己的行动在岗位上展现出一名党员先锋模范的风采,成为带领职工顽强拼搏的楷模。每当发现安全和钻进险情及困难时他总会第一时间到达并妥善处理,为确保钻探任务的顺利推进而殚精竭虑。关心职工生活是他作为工长深受大家拥戴的一个亮点,当机组转战至阿尔金山越岭段无人区作业时,他千方百计为职工安排好食宿,提高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为会战提供了周到的物质保障。

汽车钻机长、共产党员李鹏,是岩土事业部列装汽车钻后的首任机长,由他领衔担纲的汽车钻机组,是岩土事业部作风最顽强、最能吃苦耐劳的“铁杆”王牌军之一,不管何时接到什么任务,总能高速优质完成。自接回汽车钻伊始,乌市地铁一号线初战告捷,使大伙见识到了重装设备的威力。越天山,渡额河,闯沙海,跨湿地,两年来,他驾驶着汽车钻走遍了天山南北,行程近三万公里,只要有急难险重的生产任务,总是可以看见李鹏的身影,他不但自己驾驶车辆还要操作钻机,担负着机组的全责,一人干着多份工作,但是从未向组织叫过苦喊过累,时时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做到了一个义无返顾为生产的勘探郎。在生产之余他积极写作,将生产动态、作业心得和部里涌现出的先进人物及时撰写稿件进行宣传报道,几年来,在院媒体发表各类体裁文章数十篇,成为勘探部新闻宣传的主力军。生产之余他不忘提高个人素质,加强文化知识的学习,利用业余时间自学获得了经济管理本科学位,并将学到的理论知识融汇贯通运用到组织管理当中,以自身所学为岩土事业部的生产经营出谋划策,成为岩土事业部一名“文武双全”的悍将。

汽车钻班长、共产党员王伟洪,是岩土事业部列装汽车钻后的大班班长。他是一名“多面手”。除了驾车、操作钻机,修理工出身的他还能维修各类机械设备,尤其在特别困难的作业环境下,碰到车辆和钻机“趴窝”又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他总能出手不凡让机器快速恢复动力。生产现场他沉着冷静,能够果断处理问题。在3月库格线风沙肆虐黄沙漫漫的若羌米兰河大桥开工段地勘现场,工地突遇罕见黑风,由于能见度很低,大家建议先回驻地避风,考虑到回驻地往返时间太长影响总体生产进度。他毅然做出决定,说啥也不能回,一定要将钻机搬迁到下一钻点才能回驻地。在他的感召下,大家一起动手,冒着风沙,像蚂蚁搬家一样,一件一件地将钻具往新的钻孔上扛。最终,奋战了十个多小时直到天黑,塔架才重新矗立在新的工点,塔架上的照明灯在黑黢黢的戈壁沙漠上熠熠生辉,柴油机重新发出了轰鸣声。在6月突击库格线36团红柳河巴什考供的地勘任务时,高原缺氧致使一些成员身体出现不适。为确保突击人员安全和生产计划的顺利实施,伟洪不顾自己头痛难忍、彻夜难眠,自始至终坚守在施钻现场操作机器,极大地鼓舞了机组成员的大干热情,用行动感召着机组的每个成员的生产动力。

就是这些老钻们,他们毅然决然地坚守在钻机上,用汗水和智慧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和企业的转型发展奉献着自己的力量和心血。一个钻机组就是一块阵地,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他们就像阵地上飘扬的旗帜,构成了会战中攻坚克难的一道道亮丽风景线。

关信息  
  幸福的“吃瓜群众”(图) (2017年08月28日) 点击:[3827]
  地铁启示录:“厦门模式”(图) (2017年07月03日) 点击:[4098]
  地铁启示录:从“星火燎原”到“半壁江山”(图) (2017年07月03日) 点击:[3251]
  红旗漫卷战犹酣(图) (2017年04月17日) 点击:[2961]
  居“高”声自远 (2017年04月12日) 点击:[2487]
  新疆院:再向“和若”行(图) (2016年11月29日) 点击:[3850]
  开创三晋大地现代物流新纪元(图) (2016年11月23日) 点击:[4415]
  因为专业,所以卓越(图) (2016年10月08日) 点击:[5925]
  筑一条友谊之路(图) (2016年08月04日) 点击:[5021]
  中长期铁路网规划 (2016年07月28日) 点击:[8117]

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2843号-1
中国.西安西影路2号 Tel:029-82365023 Fax:82365020 Zip:710043
邮箱地址:tyy@fsdi.com.cn  推荐分辨率:1024*768
网站技术支持:铁一院信息处

您当前位置: 首页>关于一院> 企业文化
站内新闻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