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激情:记青藏铁路总体李金城
已阅读:7550次    发布时间:2004-01-12 10:27:00    人民铁道报      

  让心灵净化、使生命欢乐、令梦想飞翔、将思想升华。李金城,一个青藏高原铁路设计者的内心独白。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一首《青藏高原》,激起多少人对高原未来的梦想和祈盼。
  200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70周年华诞,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天浙江嘉兴举办大型纪念活动晚会排演。来自全国不同行业的20余位知名人士齐聚荧屏,与 亿万观众见面。此刻,与举国瞩目的三峡工程总体设计师并肩而立的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令人难以置信。他就是被世界注目的青藏铁路总体设计师、年仅39岁的李金城。面对荧屏,李金城用简短的话语,表达了几十万青藏铁路建设者的心愿:把世界海拔最高、冻土地段最长的铁路修到拉萨去。
  2001年6月29日,朱镕基总理、吴邦国副总理分别于格尔木和拉萨宣布:青藏铁路格尔木至拉萨段正式开工修建。三代铁路建设者40余年前赴后继的追求,青藏高原三代人民祈盼多年的高原铁路之梦,将得以实现。
  李金城,一个大别山区人民的儿子,带着老区人民的淳朴与真情,背负着全国人民对西北大地的关怀与挚爱,走向高高的青藏高原,用心灵的脚步去丈量那里的每寸土地。
  李金城毕业于上海铁道学院,在铁一院人命听是野外勘测设计工作。“外业队”,一句话,没日没夜的野外作业。选线要一步一步地走,准确,要一处一处地测量,哪怕路遥天涯。16年,他参与和负责的昆玉、包兰、候月、宝兰、尼日利亚等20余条铁路干线的勘测设计工作。通过科学合理的选线,为国家节约工程投资数亿元。在他的生命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豪气和韧性。从不拒绝挑战、危险,也不言放弃。
  “亲历危险,更知生命的意义和事业的伟大。”
  还是在1996年,李多城率队前往尼日利亚进行既有线改造工程设计。5月3日,他一个人负责埋基点,前面是丈量组,后边是查定组和抄平组,各组相距5~6公里。下午3点多,到了一个岔路口,丈量组给后面的人留了一个纸条,指示沿此道向距离铁路10公里的公路撤退,但李金城没有看到纸条。当时的气温在45℃左右。虽然离公路只有10公里,但周围的沙地上全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视线不通。鬼使神差,他沿着一条小道走去,两小时后,却又转回了铁路边,体力耗尽的李金城竭尽全力地往高处爬,在树枝上挂上水壶和背包,希望他的队友们能发现他。走到深夜,他渴、累、饥饿,使他再也无力坚持,就昏了过去。醒来时,已是满天星斗。求生的本能使他继续往前爬,天快亮时,他终于爬到了公路边,却又一次昏死过去。项目部的战友们连夜出去寻找李金城,并请求当地部队出动,沿铁路两侧10公里范围内搜索。黎明时分,终于在公路边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李金城。
  面对死亡历险,李金城倒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人生积累。对高原的热爱,使他与青藏绝缘,并坦然地面对新的挑战。2000年,铁道部决定组织青藏铁路初测,李金城被铁一院任命为青藏铁路勘测现场指挥长。在现场的7个月里,李金城在无人区工作长达3个月之久。
  青藏铁路90%的线路位于海拔4000米以上,这里的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一半,使人强烈感受到胸闷、气短、头痛、夜难入睡。一年中即使最热的7、8月份,大部分地段最低气温达零下10度左右。8级以上大风,每年平均要刮70多次。大风来时,重达15公斤的测量仪器根本无法立稳。
  2000年8月底,初测工作进入了海拔近5000米、唐古拉山以北人迹罕至的地区。此间,他们将探测被人们称为唐古拉山无人区方案,如果此方案可行,将为国家节约数亿元的投资。9月7日,剩余工作量只有40多公里了,但这最后的40多公里,由于远离公路,存在交通不便、野兽侵扰和不可预测的天气变化影响,只能采取非常手段来完成。
  李金城选了20几个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各自备了十几个面饼和六七瓶矿泉水,9月8日早晨5点钟,他们从唐古拉山兵站出发了。快进山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雨,而且越来越大,车开了十几公里,就陷进了沼泽中,等想方设法把车推出来,已是中午。为选线准确,他带队弃车并走向远离公路60公里的荒漠徒步勘察。
  这里,大雨变成了鹅毛大雪和冰雹。他们开始轮流背着仪器和工具徒步往工地走,到达工地后,为了加快进度和保证安全,李金城亲自在导线组后点督战,分院两名公安干警持枪担任警戒。下午3点钟过后,雪越下越大,50米以外已看不清人的面孔,大家只好蹲下来,背着风雪啃几口冰冷的大饼,喝两口结着冰花的矿泉水。到了晚上8点多钟,雪停了,天渐渐黑了,大家开始借着手电的微弱光亮干活儿。为了节约电池,每干完一个点儿时,大多数人都要把手电关上,在极度缺氧的情况下,背着仪器,冒着雨雪在坑坑洼洼的草地和沼泽的泥泞中摸黑前行。
  夜深了,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了,有些人快要支持不住了。这时,李金城要大家一定要挺住;设导线点距离不要太远,要随时清点人数;扔掉部分食品和水,尽量减轻负担。一公里,一公里,大家互相搀扶着往前走。天快亮的时候,有的同志倒在泥泞的草地上就睡着了。三天两夜,李金城在这支队伍中是年龄最大的,又有心动过速和因缺钾导致的周期性麻痹症,因为极度劳累,完成任务后,他下肢无力,人整个瘫坐在地上,他对大家说:“你们把仪器都放下,由我照看,这样轻松好走路。回去后,明天再叫别人来接我。”伙计们面对坐在地上的兄长说:“把你放在这里,不死也会被狼吃掉。咱们是一个整体,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于是,大家硬是跌跌撞撞地抬着他走出了无人区。
  也正是在这一年的12月,李金城被任命为青藏铁路建设史上第三代青藏铁路项目设计总工程师。他将通过自己所走的路,引领几十万的青藏铁路建设大军,走上雪域高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圆祖国人民在世界最高的高原上修建铁路的梦想。这年,李金城38岁。
  见过李金城的人,都会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天然的豪气,这不但能从他的酒量的他干练的举止中发现,这种豪气更表现为一种青藏人特有的坦荡。这种坦荡使他在面对任何险阻时都能从容应对。李金城很爱微笑,这种微笑就包含在这种豪气中,也包含在一种胆识里。
  2001年春节,李金城休息了两天。他全年在兰州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星期的。他要负责青藏线全线的生产、技术调度,深入全线各基层队组,指导勘测设计工作,负责总体组内部各专业之间的协调工作,是各类技术方案、重点工程方案的第一把关人,要陪同各级领导、各类专家赴现场踏勘,要参加各类技术方案汇报会、审查会。这样马不停蹄地来回奔波,2001年一年时间,他的体重下降了18公斤。
  作为总体,仅仅在一年时间里,为确保青藏铁路选线的科学合理,李金城不断优化方案,对格尔木河2号桥的线路方案,李金城进行反复比选和论证,使线路有效地绕避了漏斗沟,比原方案节约工程投资370万元;在大干沟水库线路方案比选中,他充分考虑到昆仑河对工程塌岸的影响,大胆采用了远离水泥厂主厂房,受水库塌岸影响最小、水下施工工程较少的方案,大大增强了线路的科学性和安全性。列车怎样翻越唐古拉山,是一个难度较大的问题,现成方案就是与青藏公路同行,海拔高度5231米,施工时交通方便,但地质条件较差。为了找到一条科学合理的方案,李金城不知注入了多少心血,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海拔只有5072米、地质条件较好的方案,不但线路方案得到了优化,而且为国家节约工程投资8亿多元。如今他已是青藏线上的一张活地图,青藏线来回2000多公里,他跑了已经10万多公里,沿途每个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在高原,李金城被称为是十足的“工作疯子”,他的心跳常常达到每分钟140次,这使医生常下死命令让他休息,并劝其吸氧,可他却以怕吸氧成瘾而一推了之。、
  “走进西藏,也许会发现理想,走进西藏,也许能看见天堂,走进雪山,走过高原,走向阳光……”在李金城的血管里也许流着的是高原的河水,他爱高原的冰雪,爱高原汉子的刚毅,身为兰州大学教授的李金城的父亲,道出了这位实实在在在别山区深处农村儿子的成长历程。
  李金城高中以前一直在农村生活,他的奶奶,一位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普通农村老人,教给了他“清白传家、实在做人”的道理,而他的父亲,自小就送 给了他一句简单的座右铭“天才来自勤奋的积累。”过去,“一年两次差,一次五个月”的李金城,今天更是少有时间去陪他的父亲。“回不来打个电话也行。”68岁的教历史的老父亲的愿望是,让他的儿子全力修好这条铁路。他说,这条铁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他说,铁路修好一定要去拉萨看看。老人谈起儿子,充满了欣慰。李金城的确是幸运的,他有如此深明大义的父亲,更有一拉异常贤慧而出色的妻子。
  高士荣是湖北黄石人,法学博士,现任兰州大学出版社文科部主任。1989年春节,李金城正好在昆玉线出工,由于工期太紧,春节不休息。于是,高士荣只好赶到昆玉线工地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就算是结了婚。婚后,李金城根本顾不了家,时间一长,李金城在家呆上几天,高士荣反倒不习惯了。高士荣为李金城付出的牺牲远不止这些。研究生毕业前,甘肃省委在兰州大学要选一名女博士担任副县长,选中了高士荣,因为李金城经常出外业,家里没人照顾,她被迫放弃了。
  “只要努力,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李金城是个要强的人,我为他付出值。”
  还令李金城欣慰的是,早些年喊他叔叔的女儿现已长大,每次回来都给他倒水擦鞋,令他激动不已。他曾对妻子说,等到青藏线建好后,我一定好好管家,让你去干几件事业。
  李金城有酒量,他的豪气也表现在酒量上,三讲时,群众给他提的意见是,喝酒往往过量。而且喝醉了就训人。但李金城说,我可以戒醉,但不可以戒酒。他的理由很坦白:外业队里永远有我的一群兄弟,成功时我向他们敬酒,遇到风险时他们为我劝酒。是外业队的兄弟们用自己的生命塑造了青藏之路的灵魂。
  爱上了这山、这水,来生再行青藏路。
  李金城说,等到6年后,青藏线通车时,那可是我们兄弟们最骄傲和最幸福的时刻,这条线是我们用透支的生命建成的。
  李金城告诉我这样一个故事:西藏当雄羊八井77岁的村民平措老人就住在隧道工地边,自从铁路建设队伍来到后,就决定给老人家和另一户村民牵电线装电灯。老人平静而古朴的生活有了激情,酥油灯昏暗的亮光被电灯的光芒所代替,最让老人难以想象的是,他的家会与铁路和火车相连,老人幻想着不久的将来,在自己的家里便会听到火车的汽笛声,并要坐上火车到北京去看毛主席。
  李金城和他的兄弟们答应了他,就在不久的将来,火车开来并不是梦想。

 


 

关信息  
  一院“80后”(图) (2015年12月07日) 点击:[12263]
  援藏670天 (2015年06月29日) 点击:[3668]
  桥梁抗震路上的一院人(图) (2014年04月02日) 点击:[6856]
  汗水铸就青春路 不让须眉绘蓝图 (2013年08月28日) 点击:[5277]
  长虹作证 (2012年08月27日) 点击:[7446]
  铁一院2009年度优秀青年工程师风采(图) (2010年08月19日) 点击:[21468]
  向你致敬,我们的勘测队长 (2010年05月31日) 点击:[8753]
  马章:做事业的大文章 (2009年03月06日) 点击:[10943]
  凡人傲事 (2008年07月23日) 点击:[10459]
  李伟奇的勘测人生 (2008年07月07日) 点击:[11887]

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2843号-1
中国.西安西影路2号 Tel:029-82365023 Fax:82365020 Zip:710043
邮箱地址:tyy@fsdi.com.cn  推荐分辨率:1024*768
网站技术支持:铁一院信息处

您当前位置: 首页>关于一院> 科技人才
站内新闻搜索